当前位置 >主页 > 专项工作 >
查看新闻

对此村里也不管

* 来源 :http://www.vwgsgs.cn * 作者 : 淮南琴纬比电子有限公司 - www.vwgsgs.cn * 发表时间 : 2020-06-14 02:31

早在2010年,当地政府将“环境整治”纳入工作重点,具体内容是:在“年内按计划关闭镇域内石板厂、灰粉厂”。

记者以购买石子为名,找到晓幼营村一家采石场。这家采石场的办公室是一间被石料包围的平房。“老板不在,你们要点儿啥?价格墙上都有。”见有人上门求购,值班男子仍专心玩着手机,显得并不积极。

该男子还称,现在村里还有四五家场子,既有本村的也有外面的人在干,原先都有合法手续。

那么,开采山石究竟有多少利润可图呢?记者算了一笔账。目前石子的市场价在每吨45元左右,一家普通采石场,仅石子的日产量少可达上千吨。抛开石面、石灰等产品,仅计算石子的产销量,如日销量1000吨,每天的流水就是4.5万元,一年下来就是16425000元。除去水、电、人工等支出,利润相当可观。

到了2012年,“环境整治”变为了“淘汰落后产能”。工作内容与两年前无异:“年内关闭镇域范围内所有石灰生产、灰粉加工、石材加工、石料加工企业。”建立长效机制,成立专门队伍,巩固关闭成果,防止反弹。完成时限为2012年12月底。责任单位涉及:安全科、经济管理科、市政建设服务中心、派出所、工商所、电管站、土地所、司法所、财政所、村镇建设科、城管分队、流动人口管理办公室、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办公室、相关村。

攀谈中值班男子说,晓幼营的地理位置还是不错的,离六环不远,往城里运料也方便,几乎没什么山路。北京市内、河北廊坊的都有人来买料,一拉就是上百吨。

堆积如山的石料,形成大大小小的新山头,有的高度接近20米,巨大的落差让人看上去心惊胆战。

记者试图索要一张采石场的详细资料,值班男子却递上来一个打火机。上面写有场名、联系电话,出售各种石子、素料、建筑石。

一路下来,记者的头发已经变得灰白。路边的绿植,长年被粉尘洗礼,如石膏一样白无生机。

据1992年出版的《北京市房山区地名志》记载,晓幼营村村办企业有石灰厂、砖厂等,当地早有“靠山吃山”的传统。

村民透露,如今村里还剩下这七八个场子,分属不同的老板,老板有外地人,也有本地人,都没合法手续照样偷着干。对此村里也不管,镇里偶尔有专人来查、逮着就把工具抄走,也并不多管。

记者统计,每天约有数百辆大货车空驶而入,满载而出。经长年的碾轧,留下两条深深的车辙,路面上覆盖着厚厚的粉尘。道路两旁,开采落下的石块、碎石、石渣随处可见。

当地村民证实,晓幼营确有开山采石的传统,约在2003年达到开采高峰。那时吕峪沟里人满为患,老板加上工人,全是来采石的。寂静的古道,转眼变得山崩地裂。

晓幼营村距天安门直线距离约35公里,虽然与环境优美的青龙湖公园仅3公里相隔,但这里却是另外一番世界。卫星照片显示,多年开山采石留下的创口,导致山谷已形成"绿白分明"的反差。

今年,去年的“淘汰落后产能”被换成“治理非法开采”。熟悉的内容再次出现:即4月底前关闭所有非法开采点,并清理所有大型设备,建立、健全治理非煤矿山长效机制。责任单位一栏中,晓幼营村位列首席。

记者查询发现,近几年,晓幼营村所在的青龙湖镇,先后关闭了127家黏土砖厂、沙石厂、灰粉厂等传统资源型、环境污染型企业。该镇还确定了“山水文化名镇”的未来总体规划。记者从青龙湖镇政府网站查阅了该镇近年的政府工作重点,“关闭采石厂”每年都会出现。

少数人发了财百姓并未获益

年年叫停采石仍在非法盗采

每当刮起东北风,晓幼营村便浮尘弥漫,村民也只能忍受。有不少人抱怨,运送石材的大货车在村里运料横行霸道,进出村子都不带减速,出门溜达一圈回来,浑身上下一身白,全是土粉末子。洗衣服不敢晾在外面,包饺子和面一定要把窗户关严。

昨天,记者致电晓幼营村村委会。就当地开山采石的问题,一名自称是村主任的男子回应称,现在开山采石基本停工,而且关闭开山采石已经一年多,现处在清料状态。但记者称拍到了工程机械凿山的证据,该男子却一再坚称肯定不存在这一现象。

多年来,房山区青龙湖镇晓幼营村,饱受开山采石的蹂躏,山体遭开膛破肚、村落间浮尘弥漫。当地人世代守候的青山古道,如今面目全非。

探访山体开膛破肚粉尘覆盖古道

今天上午,记者致电北京市国土资源局房山分局的整规办,该科室负责房山区“打非”工作。一名男工作人员就此事解释说,区里已经不让开山采石,因此,青龙湖当地不可能存在合法的开采活动。他们也经常下去巡查,但面积大难免存在跑动不到位。就晓幼营村的问题,他会向领导反映,并去现场了解情况。

相关说法

进入晓幼营村,便被一片灰蒙蒙所笼罩,路旁可以看到石子场的指路牌。满载石料的大货车呼啸而过。因车后斗未做遮盖,腾起的粉尘让人窒息。

记者探访时发现,当地采石场的打石工人,多操四川口音。这些工人透露,大块的石料可做假山石,石板可以装修铺路,石子可以卖给建筑工地,总之一点都不浪费。

讲述

“淡季价咋还这么贵?”记者问。

《法制晚报》记者调查发现,青龙湖镇作为京西一道重要的绿色屏障,受盗采山石的影响,生态破坏严重。即便房山区政府、青龙湖镇政府多年、多次高调治理,毁山采石却屡禁不止,生存环境持续恶化。

追访

穿过村西的京原铁路涵洞,记者进入到一条名叫吕峪沟的山谷中,柏油路随之变为沟坎起伏的土路。5公里长的蜿蜒古道,曾是去往环秀禅寺、广智禅寺、高桥寺的古道,如今是吕峪沟石材外运的唯一通道。

办公室里,工作人员能随时通过监控设备,了解场子里的情况。墙上贴着手写价目表,各种尺寸石子平均45元/吨,石面30元/吨,白石面34元/吨等。

记者发现,此处沿途有六七处采石场,有的已停工,有的并未罢手。这些采石场使用带有破碎锤的履带车"啃咬"着山体,发出当当的金属撞击声。山体经过刀劈斧砍,露出张张惨白的面孔,山石间的植被更是荡然无存。裸露的岩层创面,小的有数百平米,大的有上千平米,有几处山峰被削平后成为秃山。

靠山吃山多年产供销一条龙

调查

值班男子回答说,现在不让用炸药崩了,都是靠挖掘机械一点一点挖,价格肯定不便宜。

看着山林日复一日遭到破坏,让世代生活在此的村民倍感心痛。记者发现,让他们不平衡的是,家门口的山被毁了,环境遭到了污染,对此政府没有任何补偿,倒是少数人发了财。

但让人感觉矛盾的是,同为青龙湖镇政府网站上的信息,在对晓幼营村的介绍当中,称其“有着与众不同的地理位置条件,充分利用靠山这个地位优势进行矿产资源开发,合理的开采山石进行加工”。这显然与镇里的工作重点背道而驰。

整规办称开山采石不可能合法

下一篇:没有了